中国书法名家艺术馆 主办 加入收藏 | 回到总馆
首页 > 近况关注 > 正文

马宾书法浅谈
2012-01-31 22:01:11   来源:   评论:0 点击:

马宾书法浅谈文/深圳李志宏马宾兄是80后书法精英,也是2011年书坛奔跑着的一匹黑马,他以一手漂亮的米芾行书,赢得了评委的青睐,在2011年,连续入展三大国展。当人们还心存质疑,问问马宾是谁的时候,书法网络的...

 马宾书法浅谈

文/深圳李志宏

 马宾兄是80后书法精英,也是2011年书坛奔跑着的一匹黑马,他以一手漂亮的米芾行书,赢得了评委的青睐,在2011年,连续入展三大国展。当人们还心存质疑,问问“马宾是谁”的时候,书法网络的一次展览,让很多人对这个回族小伙子的赞叹之声如同潮涌,他好像是初出茅庐,但是,他又以深厚的书法功底,走一条贴近传统的道路,赢得到一声声赞美,博得一阵阵掌声。
马宾兄为人十分低调,但对于艺术却表现出巨大的创作热情,挑灯临帖,焚膏继晷这样的词语用在他身上一点也不过分。
我仔细欣赏马宾兄的作品之后,深感敬佩,兄之作品,虽然经典传承的影子十分明显,但是在临摹的过程中,已经开始凸显个人的艺术审美追求,在他心目中,优秀的作品应该是精致齐整而不失灵动活泼,字字独立而气韵生动连贯的。观其行草,取法米南宫和赵子昂,结构险劲,收笔率意,缩放有度,奇正相生。用笔少有大起大落,但是写得潇洒自然,结体跌宕起伏,用笔刚柔相济,提按分明,从中可以看出《蜀素帖》和《苕溪诗帖》浓重的影子。最难得的是他在书写的过程中,能够做到公正而不失灵动率真,用笔亦纤亦秾,结体亦中亦侧,用墨不燥不润,跳跃生动的节奏和沉稳雍容的静意完美结合,在欣赏的时候,总能够总笔墨运动的轨迹中,感受到书写者情感的起伏升腾。
马宾兄也擅长草书,事实上,我更欣赏他的草书书法作品。草书作品最难写,因为笔势相连而圆转,字形狂放多变,冯班在《钝吟书要》中“虽狂如旭素,咸臻神妙。古人醉时作狂草,细看无一失笔,平日工夫细也。”一件优秀的草书作品,它的完成需要的不仅仅技法,还有精神状况,作者完美的素质,还有天时地利的结合。总之,它需要书写者具备多方面的素质。马兄的草书作品在整饰与放逸,纵横和收敛中进行了大胆的尝试,他的草书作品十分接近明清时期黄道周和张瑞图的风格,隐约可见张旭的一些用笔,笔墨挥洒,线条符合法度的扭曲盘绕,单字之间或连或断的相互映带,带来了一种飞流直下三千尺的视觉效果,字型,笔法和用墨变化等元素的交替变化,还有快速行笔瞬间带来的爆发力和心灵激荡有机融合,达到我手写我心的境界。远远观之,如流云,如激电,如鲲鹏搏风,龙蛇竞舞……
我个人认为,马宾兄的书法作品,无论是行书还是草书,都有深刻的传统,可以说,他是传统经典的守望者,守望经典,也是一种艺术态度,我一直不赞同游离于传统的笔墨游戏,一切把技法和笔法置之度外的创新,都是无本之木,无源之水。书法艺术发展到今天,虽然实用性已经退居其次,但在,在精致流美的审美趣味占据着现代生活的今天,书法艺术亦然要借助技法和笔法来传抒性情,表现生活,这是一条不破的定理。任何一位反传统的书法家,就算声名显赫着,也不可能步入书法的门室。所以,创新的基础一定是深刻的继承,从这一点来说,马宾兄的学书思路是正确的,只有不断锤炼笔法技巧,重视理论,才能够技进乎道,我想凭着他对传统的热爱,还有对经典碑帖的不懈学习,未来大可期! 马宾书法浅谈
文/深圳李志宏
 马宾兄是80后书法精英,也是2011年书坛奔跑着的一匹黑马,他以一手漂亮的米芾行书,赢得了评委的青睐,在2011年,连续入展三大国展。当人们还心存质疑,问问“马宾是谁”的时候,书法网络的一次展览,让很多人对这个回族小伙子的赞叹之声如同潮涌,他好像是初出茅庐,但是,他又以深厚的书法功底,走一条贴近传统的道路,赢得到一声声赞美,博得一阵阵掌声。
马宾兄为人十分低调,但对于艺术却表现出巨大的创作热情,挑灯临帖,焚膏继晷这样的词语用在他身上一点也不过分。
我仔细欣赏马宾兄的作品之后,深感敬佩,兄之作品,虽然经典传承的影子十分明显,但是在临摹的过程中,已经开始凸显个人的艺术审美追求,在他心目中,优秀的作品应该是精致齐整而不失灵动活泼,字字独立而气韵生动连贯的。观其行草,取法米南宫和赵子昂,结构险劲,收笔率意,缩放有度,奇正相生。用笔少有大起大落,但是写得潇洒自然,结体跌宕起伏,用笔刚柔相济,提按分明,从中可以看出《蜀素帖》和《苕溪诗帖》浓重的影子。最难得的是他在书写的过程中,能够做到公正而不失灵动率真,用笔亦纤亦秾,结体亦中亦侧,用墨不燥不润,跳跃生动的节奏和沉稳雍容的静意完美结合,在欣赏的时候,总能够总笔墨运动的轨迹中,感受到书写者情感的起伏升腾。
马宾兄也擅长草书,事实上,我更欣赏他的草书书法作品。草书作品最难写,因为笔势相连而圆转,字形狂放多变,冯班在《钝吟书要》中“虽狂如旭素,咸臻神妙。古人醉时作狂草,细看无一失笔,平日工夫细也。”一件优秀的草书作品,它的完成需要的不仅仅技法,还有精神状况,作者完美的素质,还有天时地利的结合。总之,它需要书写者具备多方面的素质。马兄的草书作品在整饰与放逸,纵横和收敛中进行了大胆的尝试,他的草书作品十分接近明清时期黄道周和张瑞图的风格,隐约可见张旭的一些用笔,笔墨挥洒,线条符合法度的扭曲盘绕,单字之间或连或断的相互映带,带来了一种飞流直下三千尺的视觉效果,字型,笔法和用墨变化等元素的交替变化,还有快速行笔瞬间带来的爆发力和心灵激荡有机融合,达到我手写我心的境界。远远观之,如流云,如激电,如鲲鹏搏风,龙蛇竞舞……
我个人认为,马宾兄的书法作品,无论是行书还是草书,都有深刻的传统,可以说,他是传统经典的守望者,守望经典,也是一种艺术态度,我一直不赞同游离于传统的笔墨游戏,一切把技法和笔法置之度外的创新,都是无本之木,无源之水。书法艺术发展到今天,虽然实用性已经退居其次,但在,在精致流美的审美趣味占据着现代生活的今天,书法艺术亦然要借助技法和笔法来传抒性情,表现生活,这是一条不破的定理。任何一位反传统的书法家,就算声名显赫着,也不可能步入书法的门室。所以,创新的基础一定是深刻的继承,从这一点来说,马宾兄的学书思路是正确的,只有不断锤炼笔法技巧,重视理论,才能够技进乎道,我想凭着他对传统的热爱,还有对经典碑帖的不懈学习,未来大可期!

相关热词搜索:马宾 书法 浅谈

上一篇:说说马宾
下一篇:最后一页

频道本月排行